人物首頁 > 警界 > 人物
趙偉民:肋骨斷了兩根都不知道
2019-06-03 01:56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 作者:彭天增
趙偉民在部隊官至團參謀長,轉業到地方小兵一個在街頭站大崗,這么懸殊的角色轉換他是怎么適應的呢,帶著好奇也帶著欽佩,最近我來到鄭州市金水路與玉鳳路交叉口——趙偉民站崗執勤的地方,想一探究竟。 脫了環的手榴彈三秒鐘內爆炸 趙偉民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入伍,從普通戰士到團職干部,在部隊一干就是18年。當年臨離開家時,父親就叮囑他一句話:到部隊多關心別人,別人才會關心你。父親在家務農沒有文化,但這句話卻那么的富有哲理,趙偉民在心中時常念叨著,入伍沒多長時間,他很快就在戰友們中間有了名聲,在實戰訓練時他曾拾起同伴失手脫落的手榴彈,三秒鐘內又將其投出避免了一次大事故。趙偉民是炮兵,有一次使用迫擊炮實彈訓練,一名戰士將一塊揩布忘在炮膛內,結果炮彈射出后亂翻滾,沒多遠就落了下來但沒被引爆,趙偉民匍匐過去將引信拆除,又一次歷經了生與死的考驗。消息傳開全團的人絡繹不絕來到營房,都想親眼看看這位“莽小伙”。后來趙偉民又考上軍校提干,但父親叮囑他的那句話仍時時響在耳旁,以至后來他從部隊轉業的消息傳出后,受他幫助過得人,一道入伍的老鄉,團一下的官長,紛紛為他備席送行,一天之內受到18次邀請全是在營房,木板床就是餐桌,刷牙茶缸洗臉盆就是餐具,雖然談不上美味佳肴,但那股濃濃的戰友之情讓趙偉民感動不已,只有在這個時候趙偉民才真正品味出父親的那句話,先有耕耘后有收獲。 從部隊的團參謀長到大頭兵 2007年趙偉民轉業到鄭州市公安局,直接分配做了一名交通民警。他全部的轉業費加上老家親戚們的援助,暫時購得一處40平米的二手房,妻子隨軍后這次也跟著他到了地方,還有一個上幼稚園的小姑娘。似乎是上天的安排,第一天上崗就在金水路上遇到了他的兵,幾個著裝整齊的戰士走上前來,一個接一個地對著趙偉民行禮,連路人都看傻了,由于太過于突然,趙偉民反倒感到有些拘謹,與其說拘謹倒不如說有點尷尬,交談中得知他們來省軍區辦點事,不想竟在大馬路上邂逅老首長。 這只是一次巧合,在剛開始的一段時間里,趙偉民的確感到不自在,交警的活與部隊完全不一樣,看上去穿著一身警服,但不能對你的管理對象說一句難聽話,發生堵車了路人便怨聲載道,你費好大勁疏通了倒沒人多看你一眼,似乎覺得理所當然。他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交警的活就是保暢通,路口堵車秩序混亂就是失職,工作質量的優劣很好界定。這種對本職工作的認知,使趙偉民很快就完成了角色的轉換,他沒給自己設定多么宏大的目標,他說當一名交警只要管好自己的地段,道路暢通不發生交通事故,這就能說是赫赫戰功。這句話是我采寫趙偉民時聽到他說出的調門最高的“豪言壯語”。 推著個面包車走一里多地 沒轉業之前趙偉民對交警只是有感性認識,似乎交警就是罰個款訓個人,但當他自己成為一名交警后,才真正感覺到交警的職責遠不至此。去年冬季的一天旁晚,他剛要收班回家,突然一男子跑過來向他求助,說他的面包車沒油了,他本不想麻煩交警,但他提著油桶去了周邊幾個油站,但出于安全沒有一家賣給他,司機也很謙虛他讓趙偉民坐在車里他在后面推,推到加油站加點油,趙偉民說你的生車我不熟悉還是你坐進去吧,從趙偉民執勤的崗位到最近的城北路加油站也有一里多地,他弓著腰撅著屁股吭吭哧哧硬是將車推到加油站。 管理者與被管理者并不矛盾還可以交朋友,金水路上的浦發銀行就在趙偉民所在的執勤崗位旁邊,每天銀行十多臺車輛進進出出,駕駛員與趙偉民都熟悉,但卻沒有一臺車違章,趙偉民給他們上安全課時經常說,你們和交警做朋友,心里千萬別有優越感,任何時候你們都要記住自覺遵章守紀,就是我們做朋友最大的情分。轉業到地方時間不長,趙偉民很快就進入新的角色,應該說是一名非常稱職的交通民警。 能為母親盡盡孝心里好舒服 從2007年轉業到地方轉眼十多年了,交談中我很想聽他講幾件轟轟烈烈的事,但他講得幾乎沒一件象在部隊時那種驚心動魄的大事,他說我就是一個平常人,平時上班做的也都是平常事。是啊,無數點點滴滴的平常事,匯集起來不就是大事嗎。趙偉民一家三口至今還住著40平米的房子,老家的爹娘誰也不愿來,房間太小連下腳的空都沒有,前段老母親倒是來了,是因緊病來的直接住進省人民醫院,趙偉民沒告訴任何人,白天在崗上忙乎,晚上就趕到醫院,病房里三張床空間不大,為及時感覺到老娘的需求,趙偉民每晚就睡在母親的病床下面,床上面有一點響聲,他立刻就從床底下爬出來,貼在母親的耳旁詢問,從豫西山區老家當兵出門至今,還真沒有這樣陪伴過老人家呢,雖然辛苦但心里好舒服,也或許是晚輩的孝心打動了上天,老娘竟從鬼門關又走了出來,連大夫都覺得神奇。 在我與趙偉民交談過程中,他幾次站起來伸伸腰長出一口氣,我覺得好奇就問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開始他躲躲閃閃不肯說,后來才知道,還沒多長時間他執勤時被一個十三四歲大的初中生騎車將他撞趴在地,那名男生嚇的當時就哭了起來,趙偉民從地下慌忙爬起來,趕快上前安慰他,趙偉民告訴我他的姑娘也上初中,一樣大的孩子沒經歷過事,總怕嚇著孩子,還怕誤了他上學,連忙催他騎上車快走,當時趙偉民沒感到有什么,過了兩天才感到右胸疼,雖然也能忍耐但總還是有點悶氣,結果一拍片才發現肋骨斷了兩根,他打著個腰箍貼著膏藥,怨不到他坐不住。這些事算大嗎?正象趙偉民所說,我就是一個平常人,做的都是平常事。
精准单双中特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