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 > 警界 > 文化
攀杏山
2019-06-03 02:09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 作者:杜全燕

 

我們所攀越的這座山叫杏山,它位于南水北調中線渠首淅川縣九重鎮陶岔村西南隅。它不高、不陡、不險,放眼望去如一位沉睡的巨人在吸納日月之精華,又如一頭雄健的水牛在丹江岸邊垂首暢飲。
沿著山間羊腸小道迤邐前行,你會驚羨那一山醉人的綠。那一叢叢油嫩嫩的花草,一棵棵參天的梧桐,一株株蒼翠的雪松,如畫家筆下游走的墨寶,彰顯著遒勁的生命。那亮閃閃的葉子青翠欲滴,輕輕一捏便可滲出水來。妻徜徉在萬花叢中如癡如醉,流連忘返,我早已被山路兩旁那形態各異、犬牙差互的山石攝走了魂魄。它們有的如鬼斧劈就,渾然天成;有的如神工巧配,自然成序。它們如萬里長城逶迤連綿,神龍見首不見尾。聽老人們講,這條山間走廊在解放戰爭時期曾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可以說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山間繚繞的云氣彌漫著淡淡的花香;五彩的蝴蝶成對地追逐打鬧;肥胖的黃蜂好像在迎新嫁娶,成群結隊在草叢間穿梭;鳥雀們在你身前背后,不知疲倦地賣弄著嘹亮的歌喉。隱隱從密林深處飄來牧牛的歌笛,任你眾里尋他,天涯望盡,仍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一個時辰不到我們便將杏山踏于腳下。尋一塊巨石坐下歇腳,放眼望去,煙波中的楚水漢地盡收眼底。遠近的村莊星羅棋布;引丹水渠如一挽飄帶,斗折蛇行,與云山霧海交融在一起。
東北而望,在引丹渠首兩側,湯禹二山如斗翻的公雞伸長著脖頸,鷹瞵鶚視,蓄勢待發。聽父輩們講,二郎曾挑山逐日路過此地,口渴難耐,便放下擔子去江邊取水。等他取水歸來,太陽已沉入西山,他便索性脫下鞋子,磕去鞋內沙石,躺在丹江岸邊悄然睡去。當太陽從東邊升起,他所挑的那兩座山已根植于土壤中,任他汗如雨下如何發力,那兩座山仍是巋然不動。二郎扛著空?;氐教焱?,眾仙都笑他愚笨。后來被二郎汗水淋濕的那座山,從山下汩汩地流出滾燙的泉水,后人就把這座山起名湯山,另一座則取愚字諧音謂之禹山。從二郎鞋中磕出的沙石變成了一座石坡崗,現在的陶岔村就位于石坡崗上。后人為繼承二郎那不怕吃苦、勇于拼搏的精神,欲在湯禹二山上分別修建二郎廟和禹王廟。
上世紀70年代,引丹水渠開工,數萬民工發揚愚公移山精神,锨挖肩挑,日夜奮戰,硬生生在湯禹二山之間開出一條水渠。毛澤東主席聞訊欣然揮毫,“引漢水渠”四字便深深鐫刻在引丹渠首的壩壁上,成為鎮壩之寶。現在,這條水渠又要遠涉萬里,將那甘甜的江水輸送到祖國的心臟。
恍然間已近中午,妻口渴難耐,叫苦不迭,我便四處找尋解渴之物。在半山腰一崖縫之間,妻驚呼出聲。我循聲望去,只見一棵低矮的杏樹正垂首彎腰,擺開了姿態等你。那一樹撩人口舌的金黃足讓你垂涎三尺,嘖嘖不已。妻不顧荊棘纏身,奮力攀上石崖,貪婪地索取著大自然賜予的珍品異果。
故鄉的山是平凡的,故鄉的山是厚重的,故鄉的山是慷慨的,猶如故鄉的人。
  ?。ㄗ髡叩ノ唬轟來ㄏ毓簿鄭?/span>
精准单双中特2019